雪缘园足球比分

一位阻塞性肺气肿患者来信

    杨  本   男   67岁   1945年10月生。 阻塞性肺气肿已有30年。我认为发病原因有三:

第一.出生地河北省蔚县西北山区,海拔1400米。产业落后,冬季室内外温差大。大数人从事采煤业,患咳喘病人多。

第二.遗传基因,我祖父,父亲都患过咳喘,并因此病亡故。

第三,个人性情急躁,干活不分内外,三天的活两天干完,损劳成疾。

    患病后,从九零年以后,就曾住院治,曾到过过山东潍坊哮喘病医院治疗三个月,有效果,但不太理想;

2000年至2006年期间,曾三次住北京协和医院,一次住北京朝阳医院,一次住东方医院治疗;

2006年至2010年6月前主要从门诊打点滴为主,每年发作三至四次,每次点滴15天至28天不等。

2005年协和医院,2009年铁营医院拍CT胸片都确诊为“阻塞性肺气肿,肺组织纤维化,肺大泡”并伴有在心塞传导阻滞,动肺硬化,(2011年2月协和医院查肺功能为16.2)。日常症状表现是:动则喘,步行30至50米,必须停下来喘气,待平静后再前移,早上咳痰,平时为白粘,肺部感染时,咳黄痰,且咳痰困难,晚上靠吸氧维持睡觉,虽能平躺,但每晚要醒5、6次,体力渐衰弱,脚部憋闷,腰越来越弯。

2010年6月到东城中医院门诊治疗,至今九个月每日一付草药(春节期间曾休息两天),每天注射三支喘可治(春节期间休息七天),2010年6-9月每星期两次治疗,10月后改为每星期一次,每周日陈主任出诊,扎一次针。经过近九个月的治疗,自我感觉效果好于其他医院,主要表现是,呼吸比较顺畅,浑身感到有劲,体重由75公斤减到69公斤,步行能走100米到120米,停下来休息时虽感到气短,但无心慌的感觉,睡觉比较踏实,胸部憋闷感减轻,走路能直腰挺胸,肤色从黑转白,面部渐呈红润色。

    关于中草药:从到东城中医院治疗,就由赵凤莱主任开中草药。我感觉还不错,比较适合我的病情,个别方剂虽有不适,原因也是多方面的,不能怨医生。我把这九个月曾服过的中草药,从中挑了五次的方剂,抄于表上,请您对比一下。结合我目前的病状,根据脉象,能调一下方剂,当然是更好了。

    关于中草药价格,我的看法如下:

一.药品进价上涨是大趋势。

二.目前各医院诊费,处置费收费太低,既不能体现医生的技术价值,又不能维持医院日常最低成本的开支。如您的挂号三元每次,扎一次针收四元。恐怕连处方印刷费和针的购买费也不够,如何维持医院的正常运转。

三.医疗机构和医院目前只能靠药品购销差价维持正常经营,所以就出现了医院里的药价高于市场药店里的药价。

四.医院经营者追求经营利润的最大化,也是推高医院药价的原因之一。尽管医院药价高,人家还愿意从医院购药的原因有二:一.医院药品质量又保证,如有质量问题也便于追究责任。二.国家药品限制,有些品种药店是购不到的,再加上医保医院方便。

以上仅是个人看法,心里有,嘴大就说出来,即使是错的,也供陈主任参考。

    总之这九个月来,衷心感谢陈主任对我的关心和关照,感谢陈主任为我的精心治疗,使我又看到了病情转机,和生命的希望,我要继续治下去,促使咳喘继续减轻,直至康复。

谢谢您,祝您身体健康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患者:杨  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.3.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