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缘园足球比分

陈银魁和他的喘可治穴位疗法

初识陈银魁是在2009年夏天的冬病夏治期间,我被他的内病外治法治疗哮喘的做法所吸引,更重要的是他治疗时一定用上喘可治注射液,或穴位注射,或肌注。这几年,陈银魁自从支气管哮喘医院院长位置退下来后,先后在天津中联医院、北京东城中医院、北京武警总医院就诊,三个地方轮流坐诊,每天的病号接近100人,而且大多数是久治不愈的,比如小儿喘支、肺纤维化患者。陈银魁在山西是位哮喘名医,而且享受国家专家津贴,退休后,更有精力从事哮喘研究。

陈银魁初识喘可治注射液是在04年,那时在河南开封,他在寻找一种不含激素的中成药结合他的“内病外治”法治疗哮喘。当他看到喘可治注射液只有淫羊藿和巴戟天两种中药时,便拿喘可治在患者身上试用。当时喘可治注射液在2001年上市,2004年已进入国家乙类医保。对于一名老中医,淫羊藿巴戟天两味中药耳熟能详,都是温阳补肾的药,肾主纳气、肺主呼气。哮喘其实是表在肺,本质在肾,肾虚则纳气不足,治哮喘须从根本上治疗,这样才能固本。在经过几十例的临床之后,陈银魁就喜欢上喘可治注射液,以至于在他退休受聘于天津中联医院时,提出不用喘可治注射液便不前往任聘,说明了喘可治注射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和疗效。

在天津期间,我刚好赶上天津中联医院的冬病夏治活动,当时陈银魁刚好也在用喘可治做穴位注射。当时医院的走道上都坐满了患者,最小的2岁,最大的92岁。陈老对我说起喘可治的疗效,八天十天也说不完,他说:“你看这位92岁的老爷,在两年前被天津某有名的大医院判了死刑,说只能有2个月的命,来我这一看下来,肺纤维化基本控制住,又活多了2年,肺纤维化在西医角度上看是不能逆转的,但能控制它不再发展,延长生命期限,能做到就是个奇迹。还有这位76岁的老人,大家都猜他是50多岁,来的时候,上楼梯都是三步一喘的,肺纤维化,治了三个月,现在跑上200都没问题。还有这位12岁的小姑娘,打从3岁起得哮喘,父母忙于生计,9年间医遍了北京、天津各个儿童医院,花的钱也有一栋楼的价了,自己都能往医院打点滴,经常缀学,多苦啊,打从用上喘可治注射液,哮喘复发的次数少了,估计再多两个疗程基本会好了。用喘可治这么多年,我有这么一个经验:治疗期,巩固期,你说好了,还不行,三个月或半年再巩固一次,如果你一年或三年内不再复发,那就值得庆祝了。哮喘这病,都折腾人的,有的人少花上百万都有。在我治疗的病人中,有一位是飞行员得病后退了下来,医了不下百万了,你说病急乱投医也好,反正是几年来也不见好,虽然生意做大了,但治病也未间断过。他是从报纸的广告上看到我能治哮喘,怀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,第一次是开小车来的,穴位注射喘可治后,当时就觉得有从来没有的痛快,他觉得有点神,第二次是小跑来,让司机开车在后面跟着,当时没告诉我,就综合治疗加上巩固也有半年多时间。今天他也来了,基本不再复发了,喷雾剂也不带了,值得高兴啊。哮喘是一种过敏性疾病,环境因素很多,也跟人的免疫体质有关,所以免疫平衡是治疗关键。

陈老的治疗方法使我很感兴趣,建议他把技术进行推广,他同意我的想法。这2年来,他先后在山西晋城、天津中联、北京东城中医院、北京武警总医院进行技术传授和设点坐诊,名声也在东北地区广传开来,许多患者找他看病后,回到当地寻找喘可治注射液。至今,我和陈老依旧保持联系,更想找人去把它的综合治疗技术打包传授,这可是件天大的好事,哮喘患者的福音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