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缘园足球比分

陈银魁教授治好了我母亲的肺纤维化

         “您先别着急”这是医生说的的第一句话,“您的母亲现在被我们检查出得的是肺纤维化这种病,我们有几点病情上的问题需要向你解释清楚,好让您有思想准备,第一,这种病无法治愈,第二,可能只有几年的生存时间了,不过,我们会尽全力救治的”。我一时间思绪无法平静,呆呆的立在当场心在抽缩......这是2010年春天,在山西省人民医院呼吸内科,我和姐姐把突然发病的母亲送到这里。

    要强了一辈子,现在突然得了这病,她心理上能承受得了吗?我尽可能平静地安慰他:“妈妈,您的病不要紧的,很快就会康复的”。

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淌出一滴浑浊的泪,滑过脸颊……但是我耳朵里听到的却是这样的话:“没事的,我知道自己的身体,很快就会恢复的”。本来还可以克制住的泪水,终于还是夺眶而出了!——她心里很苦,但是她依然在想着安慰我。也就是在那一刻起,我的信念告诉我:一定要治好母亲的病!

    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,母亲出院了,但是天气稍微变凉一些,她就又严重了,整夜整夜的咳喘,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,慢慢的也一点都不能活动了。看得出,从病开始到现在,她极力克制着自己失望、烦躁的情绪,不想增加我们的精神负担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全家人都在四处求医,想法子给她治病,用尽了办法,有些也有点作用,但总的来看,没有明显的改善。后来,我真有点灰心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病中的妈妈真是很不容易,即使一年来病情没有改善反而加重,她每天也努力让自己微笑,保持愉快的心境,他总说“这病啊,就是既来之则安之,病来如墙倒,病去如抽丝,慢慢来,会好的”。

    如果失去康复的信心,我们可能就遇不到康复治疗的良方 。正因为,我们全家都没有失去帮助母亲康复的信心,2年中,我们时刻关注各种治疗肺纤维化的信息,终于,我们得知陈银魁对控制肺纤维化很有经验,已经治好了很多病人。我们全家都点燃了母亲康复的希望,随后我们马上与咨询取得联系,带着母亲来到了北京,在那里,我们遇到了陈银魁教授,随后母亲的病症一天天逐步好起来了。仅仅只用了1个疗程,现在能活动了,吃饭多了,气色好了,我们全家都真心的感谢陈银魁教授!后来,我们得知,陈主任主要使用中药注射液——喘可治注射液对我母亲进行穴位注射,加上中药汤和理疗等,全是中药无激素,才使母亲的病得到控制。